热点推荐: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是:公考网主页 > 考场职场 > 公考心得 > 文章内容

一个无背景的选调生之路!

作者: 幻影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11-08 阅读:Lording…
相信小伙伴都有一个疑问,到底自己成功上岸之后,到底会经历怎样的选调之路呢?晋升路径是怎样的?会有怎样的历程?不着急,小编今儿给大家说一说。 2012年11月21日,王东明调任四川省委书记,时年56岁。此前一年,同样56岁的陈全国升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他们也是20位“50后”省委书记中最年轻的两位。 25年前,33岁的遂平县委书记陈全国成为“文革”后河南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同一年,32岁的绥中县委书记王东明也是辽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之一。 巧合不止于此,两人同为恢复高考[微博]后第一批大学生,也是80年代首批选调生,都从当时中国最基层的公社一级开始各自的从政生涯,从公社普通干部最终成长为“地方大员”。 1980年重新启动的选调生工作,目的是培养一批有大学文化、经过基层锻炼的“第三梯队”,作为党政领导后备干部。基于此,选调生的仕途无一例外都从最基层的乡、镇、街道开始。“条条大路通罗马”,起点相同,但上升之路却有多条。 走出基层 肖桂国目前供职于广西区委党校财务处,他是2003年选调生,曾联合数十名选调生编著《选调生:中国特色干部后备力量》一书。 肖桂国利用这些资源做了不少统计。他发现,80后选调生的成长轨迹基本呈现这样一条路线:乡镇一般干部——乡镇副职待遇(团委书记、妇联主席等)——乡镇党政副职(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副乡镇长)、县直单位副职、市直单位副科长——乡镇党政正职、县直单位正职、市直单位科长。还有少数人沿着这条线继续上升:县党政副职、市直单位副职——常务副职——县党政一把手、市直单位正职。这期间还伴随着多次的抽调和轮岗。 据肖桂国统计,目前副省级以上选调生共有13人,其中正部级3人,分别是陈全国、王东明和陈文清。 记者也做了一个统计,对象是13位副省级以上选调生和中央党校选调生培训班的37位地厅级学员。 统计发现,地厅级选调生全都有乡镇工作经历,87%的地厅级选调生担任过县主要领导(党政副职、正职),且无一例外都有地市主要领导工作经历。副省级以上选调生全部都有乡镇或县工作经历,其中85%担任过县主要领导,且都有地市主要领导工作经历。副省级以上和地厅级选调生,从参加工作到但任正处级干部,都用了10年左右时间。 记者梳理50位选调生的履历发现,50后、60后选调生成长为正处级干部,绝大多数是曲线升迁。 以副省级选调生为例,绝大多数晋升为正处级走的是这样一条线路:先从乡镇、县一般干部调往地市团委、组织部门培养,再到县任党政副职和主要领导,然后升任党政正职。13人里有2个例外,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道伟,从乡镇一直做到县委书记。 统计地厅级选调生的晋升道路发现,从工作到晋升为正处级的路径,基本上是三条: 一、乡镇一般干部——团县委、县委组织部、县直部门——团市委、市委组织部、市直部门主要领导——县党政正职。 二、乡镇一般干部——团县委、县委组织部、县直部门过渡——乡镇副职、正职——县党政副职、正职; 三、乡镇一般干部——县直部门过渡——乡镇正职——团市委、市委组织部过渡——县党政正职; 在37个统计对象里,没有经上级部门过渡,从乡镇一步步做到县委书记的,仅有四川广元市长王菲1人。另一方面,从县到地市,从正处级到厅级,选调生们的上升之路又是怎样的呢?记者统计发现,62%的地厅级和副省级以上选调生都有团委或组织系统的工作经历,而且这段经历对其仕途至关重要。   “镀金经历” 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参加工作一年多,就升任共青团锦州市委书记。4年后,王东明升为县委书记,从此仕途一马平川,从地市到省委组织部,由中组部到中央编办,再到省委书记,一路平顺。团委和组织系统两段工作经历中,王东明晋升得最快。 其他12位副省级以上选调生中,没有任过县委书记的,全部都是以县党政副职身份上调团省委、省委组织部,到正处级或副厅级职务后,再下到地市任党政副职,然后升为党政正职。 尽管各级组织部是选调生的直接管理部门,多数选调生也是通过进入组织部系统得以升迁,但是记者统计发现,有团系统经历的晋升更快。其中有湖北省副省长梁惠玲,32岁任共青团襄阳市委书记,4年后任孝感市副市长。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莲玉,35岁任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数年后任怀化市委书记。河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田向利,38岁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2年后任唐山市委副书记。 地厅级选调生中晋升最快的都担任过共青团地市委书记、共青团省委书记或团中央部长。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例子是湖北孝感市委书记陶宏,他的升迁之路在选调生论坛里讨论的最多,他是这样走的: 先下乡镇任副乡长、乡长、乡党委书记,然后转战共青团,30岁任共青团黄冈市委书记,接着到地方任县长、县委书记,紧接着就上省厅,任农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再上中央,37岁任团中央青农部部长,再回到省里任省委副秘书长,短暂过渡后,调任地市党政副职、正职。 陶宏凭借共青团市委和团中央的两段经历,快升为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仕途之顺之巧,让很多论坛里的选调生羡慕不已。 除了陶宏,还有几位在团系统工作后晋升极快的厅级选调生,如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29岁任共青团十堰市委书记,后调任竹山县委书记、十堰市市长助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秘书长邓月楼,32岁任锡林郭勒盟团委书记,一年后任锡林郭勒盟盟委主要领导。湖南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综治办主任田福德,28岁任共青团湘西自治州委书记,后又任共青团湖南省委副书记,短暂过渡后,转任娄底市委主要领导。 统计发现,由团系统调往组织系统或宣传系统进行交叉锻炼,再到地方任党政副职、正职的比例也极大。 主政一方的历练 50个统计对象中,有3人的从政经历较为“例外”,他们在乡镇、县、地市、省(自治区)各级都担任过党政正职,从乡镇一步步做到地厅级和副省级以上,而且完全没有团系统、组织系统、政法系统或宣传系统的经历。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道伟和四川省广元市市长王菲在省市县乡都有主政一方的经历,极为罕见。 以陈全国为例,从辛店公社基层干部到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用时29年。29年里他先后担任过县委书记、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县一级工作时间长达11年,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前,在省一级政府工作也长达12年。有观察人士分析说,中央正是看中了陈全国在河南、河北的出色政绩,以及长期的地方任职经历,才调其赴西藏担重任。 广西壮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道伟也是从基层公社做起,先后担任过公社党委副书记、书记、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县委书记、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地委书记、市委书记、自治区副主席、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道伟是副省级以上选调生中在地市级党政副职、正职任职时间最长的,长达14年。 广元市长王菲,是地厅级选调生中唯一的“清一色”,先后任副镇长、乡长、县直单位一把手、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王菲在乡镇、县两级工作长达14年,在地市级也有12年之久。 “清一色”选调生没有团系统、组织部系统的“镀金”经历,也能在仕途上不断向上,凭借的是他们在县和地市两级丰富的施政经验和政绩表现。 各种矛盾集中的基层最能考验地方官员的执政能力,在基层摸爬滚打的官员更知市情县情,能做出更科学、更“接地气”的决策。近年来,中央明确要求选拔领导干部时重视基层和地方经历,“清一色”选调生有望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然而,“清一色”官员在选调生群体中6%的比例,与41%有团系统经历和21%组织系统经历的选调生相比,仍然是极少数。 记者从2013年第四期中组部《党建研究内参》了解到,截止2012年底,河南省共选调4863人,500多人走上县处级以上领导岗位;江苏省共选调5000余人,县处级以上职务有500多人;贵州省选调了8000余名,100多人担任县处级以上领导职务。 但在全国13万选调生队伍中,站在塔尖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还是扎根在塔基。有大学文化、扎根基层的选调生,已成为中国县级政府官员的主要来源之一。
 
公考资源网官方微信“exam5vip”
    上一篇:大学毕业生就业的几个问题和思考 下一篇:2018应届毕业生“就业全攻略”
    合作专区提示:以下资料由公考资源网提供,信誉保障,请放心购买!